自动机械表里的“永动机”就是它!来看一下原理吧

发布时间:2016-3-29

来源:网络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6-02-25  

     我们大抵都有过这样的经验:一块闲置已久的自动上链手表,指针会渐渐停止走动,但只要拿起来稍微摇一摇,指针就又会眼看着动起来。这主要和恒动摆陀相关,今天就为大家来科普一下它——自动机械表里的“永动机”。

先来看段视频:

  摆陀发明者是18世纪的一位怀表匠人,但这个装置对于怀表来说并不太实用,因为受到人体运动的影响相对较小。直到腕表较为普及后,1931年劳力士发明了具有突破性意义的“恒动摆陀自动上链结构”,这一发明为自动腕表开启了发展的大门。当时的恒动摆陀系统属于单向上链机制,虽然半月形的摆陀会逆时针和顺时针双向转动,但只有一个方向是能够为发条盒带来动力的,另一个方向的转动则属于空转。


  不久新的突破就到来了,1942年,位于瑞士的生产机芯组件的Felsa厂开发首个能够双向上链的自动上链机芯。两组齿轮相互一来一往地回转,轮流推进上链,这样两个方向的旋转就都可以转换为单向的做功运动了。这个发明推出后打破了劳力士在自动机芯技术方面的垄断格局,也形成了现在我们所常常听到的“全自动机械表”与半自动机械表“的区分,前者即是双向上链系统,后者为单向上链。是否单向上链效率不如多向上链?从宏观的角度来看,腕表佩戴者几乎是随时随地都在活动着,在如此源源不断的动能输送下,上链效率的差别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  人向来是“仓廪实而知礼节”,把动力问题解决了就会琢磨着如何在审美上下工夫。于是出现了珍珠陀、边缘陀、异形陀等种类,摆陀也渐渐成为外观设计的一部分,为腕表增添了一个审美对象。

日内瓦纹

  1920年代开始普及的日内瓦纹是常见的纹饰,因之颇似波光粼粼的日内瓦湖湖面得名。条形日内瓦纹则经常大面积占领机芯的夹板和自动摆陀,尤其是透过大多数透明表背,看到的自动摆陀都是光芒低调的条形日内瓦纹,其上的红、蓝宝石轴承则成为最好的点缀。

太阳纹

  太阳纹是更为细腻的放射状花纹,用在细小零件上,将放射形日内瓦纹的曲线拉直,就是太阳纹。此外还有朴实无华的直线拉丝与环形拉丝,乍一看像平面,细看会发现细腻均匀的纹理,常被安排在夹板周边最外一圈及机芯内的各种连轴上。

珍珠纹

  珍珠纹与鱼鳞纹略微相似的一类,不过珍珠纹每一颗“珍珠”的内部纹路较之“鱼鳞”更为不均,且相互叠交掩盖的面积更小,珍珠纹有更多“圆形”体现。但如今只用在很小的部分用来辅助机芯层次感的打造。

鱼鳞纹

  鱼鳞纹是圆形的鱼鳞状花纹,层层叠叠错落有致地排列,具有重复谨慎的美感,由于其花纹小且碎,因此常常用在机芯底板等不容易看到的地方。


迷你陀

  由于半月形摆陀的占地面积太大,人们觉得它挡住了机芯的结构之美,便想办法将其缩小。20世纪四五十年代出现小巧精致的“迷你陀”常常被称为“珍珠陀”。珍珠陀常常使用比重大的22k黄金等贵金属。

边缘陀

  边缘陀则是非常特别的一类,它呈弯曲条状,贴着表壳内部游走在机芯最外圈,将机芯的中心平面全然让出来供人欣赏,宝齐莱的Patravi系列是典型代表,观之别有一番趣味。


异形陀

  异形的摆陀大多在半月形摆陀的基础上衍生出来,比如将半月平面进行镂空处理,形成多样镂空图案,或是变形成为一只船锚、半只方向盘,卡地亚最绝,把摆陀做成镶满钻石的凤凰和猎豹,从默默无闻的表背移到了高调的表盘上,在凤凰的飞舞间不知不觉完成了上链,装饰性强烈又实用无比。